活動紀錄26
【大茶風雲系列 第二講|望:街屋2.0-百年街屋的生活穿越】4/10活動回顧
活動紀錄26

迪化街的開拓,約莫是從清咸豐年間(1850年代)開始,距今已跨越將近170個年頭。今天的我們看來,大稻埕儼然已成為一座刻劃歷史軌跡與人文故事的開放式博物館,每處建築細節,都隱含了時代意義的線索。

「頂下郊拚」同安人移往大稻埕,先民沿著淡水河建屋起厝,大稻埕開始了她的生命點滴,最初的街屋原型──閩南樣式,紅磚、木材融合別具特色的亭仔腳成形。

隨著開港通商,茶、稻米、樟腦、鴉片出口,洋行的駐進帶來西式的建築元素,拱型窗戶、裝飾牆面,開始被搭建在傳統建築的前面,成為「仿洋樓立面」,像是日本的「看板建築」。

到了日治時期,南北貨、布匹、西藥的商業發展,更帶動迪化街來到鼎盛之峰。經濟條件改善,工業革命後出現的新建材、技術同時引進,鋼筋、混擬土、加強磚造、裝飾性質重的華麗山牆也隨之出現。洋樓式、巴洛克式、近現代式,現存的街屋大部分都在這個時期興建,大稻埕街屋的樣貌也逐漸向西洋建築靠攏。

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迪化街失去貿易商港的功能,進入衰退期,此時的街屋樣式也不再有新面向的革新。久而久之,富含歷史意義的街屋被人遺忘,建築年久失修,面臨殘破敗壞的危機,大稻埕過去的光輝在人們心中逐漸退色。

本次的講師,李東明先生,即是致力於古蹟文化保存的一人。留日的他有著豐富的經驗與深刻的研究,為臺灣的街屋建築再建與保存奉獻許多智慧與心力。他認為,如果缺乏研究早年的歷史、真實理解街屋建築背後隱藏的時代意義,那麼古蹟保存的工作終將只是虛有其表。

李老師指出,迪化街街屋分類多樣化,除了垂直的歷史影響,也包含了水平的東西融合,在這之下又適應臺灣本土的生活習性,演變出獨具特色的樣貌。街屋的建成年代光靠表面難以斷定,但可以依循建材、裝飾、格局等細節,進行簡單的風格歸類。

以石材、閩南磚為主的裝飾立面,外部雖呈現洋風,內部卻仍然維持傳統木造的「三進配置」格局,就稱「仿洋樓式」。與「洋樓式」最大的差異在於「洋樓式」會連亭仔腳、主屋架構,都採用西式的標準規格磚塊。

整體牆面裝飾華麗複雜化,有著花草雕塑,以洗石子、瓷磚等為主建料的風格可歸類為「巴洛克式」。隨著國際風氣改變,設計崇尚簡約明瞭、幾何圖形的「近現代式」出現,傳統的「三進配置」格局此時也正式消失,只有「亭仔腳」仍持續成為最具臺灣建築代表性的樣式之一。

「亭仔腳」有著什麼樣的歷史淵源呢?自清朝就出蹤跡的亭仔腳,與臺灣的潮濕氣候、商業性質有著密切的關聯──即使下雨商家也能在此處繼續營業。除此之外,它還起了安全人行道的功用、街坊鄰居的社交機能等等。

亭仔腳的相關法規則是到了日治時期才確立,根據1902年律令第14號「臺灣家屋建築規則」,日本政府規定在亭仔腳之上的空間不算建蔽率,這也促成臺灣人建成貫穿一整條街的亭仔腳,生意會相互帶動興盛的說法也跟著流傳。

雖然今日迪化街的繁榮程度不復以往,但它仍然是每個臺北人心中的年貨大街。熱鬧的招牌林立,延續古時的傳統精神與西化的創新,我們可以在綿延的街屋建築中找到蛛絲馬跡,更靠近一點看,還可以發現更多有趣的歷史意義與文化背景。

大稻埕的街屋視野,不只是房子的故事,也是房子裡的人的故事,更是城市文化智慧共同演化的痕跡。以新芳春茶行為例,從一開始的拆遷開發到修復活化,歷時十餘年,今日我們才有機會在這同樣富有歷史內涵與本土精神的建築當中,一邊品嘗接近早期製程,有著古早味道的包種花茶,一邊體會時光在街屋建築上的痕跡流轉。

隨著時間流逝,街屋與古蹟的保存活化只會越來越具挑戰,因此相關研究、活動才顯得如此重要,它們象徵了臺灣人經歷過的歷史,也成就了今日的文化,成為我們可以稱之為「本土精神」的事物。

若說大稻埕是動態街屋博物館,那新芳春茶行就是活的茶業故事館。今日講座後段新芳春茶行來台第三代人王國忠先生蒞臨,王國忠依舊滿臉笑容,每天「巡田水」不忘初衷的心情,看著新芳春茶行邁入街屋2.0的時代。

將來再踏進街屋、古蹟,若能抱持珍惜的心,而不是忽略其的存在,那它們也能長久的留在人們心中,又重新刷上鮮豔的色彩,永不退去。

推薦閱讀
活動紀錄
【品嚐大稻埕|大稻埕茶與感官習癖】
活動紀錄
【志工妙麗的值班觀察日記】6
活動紀錄
【志工妙麗的值班觀察日記】7
活動紀錄
【志工妙麗的值班觀察日記】9
活動紀錄
【志工活動系列|新芳春茶行的建築美學與古蹟修復—林志陽主任】(活動紀錄報導2)
活動紀錄
【大茶風雲系列 第一講|致 : 新舊世代的茶行女兒】3月27日活動回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