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08.18(三)
~
2021
12.31(五)
10:00 AM -6:00 PM
芳春展Exhibition 31
台灣茶藝的日常
芳春展Exhibition 31
展覽概述

臺灣茶藝最大的貢獻,是它的日常,不是炫麗。臺灣茶藝最值得我們關注的,是它的日日生活美學。在家中弄個泡茶的角落,講究一下茶具和茶的配合,騰出一點時空,靜下心,和家人、好友好好喝泡茶。「臺灣茶藝的日常」就在展示,茶的美學如何日常,或說,如何成為你/妳的日常。

展場設計理念

山牆剪影下的茶藝日常

場景/  記憶停留在太陽下山時的台灣建築馬背山牆。山牆勾勒出的剪影既是黃昏時的鴿子歇腳處,也是小花貓的舞台,更是溜出一串串成長故事的溜滑梯。

故事/  長大後才知道這些都是最美麗的日常。尤其伴隨著茶香,在圓潤金黃的杯水茶湯中台天說地,把玩聞香…於是故事有了溫度。

展開/  前後的馬背山牆帶出軸線街道,透過這條時光軸線說一點茶藝的日常,也連結左右兩側的時間茶館和空間茶席。

  • 展區入口

  • 展區入口

玩彈珠、泡喜歡的茶、享受展覽空間、欣賞展品、茶席與影片

歡迎大家在入口處的彈珠台玩一把,決定茶品,用品鑑杯泡杯茶,在茶藝館區找個座位坐下休憩,喝一杯茶。古蹟牆壁不能釘釘子,不好吊掛照片及文字說明,因此展覽資訊可以請大家用手機掃QR Code對照。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

  • 彈珠台、品鑑杯飲茶體驗區

  • 彈珠台、品鑑杯飲茶體驗區

  • 開放博物館-台灣茶藝的日常展覽專頁

台灣茶藝的發展

起源‥

「茶藝」是臺灣茶界於1970年代中期創造的新詞,《辭海》裡沒有,古籍裡亦無。「茶藝」對照的,是日本的「茶道」。當時茶界認為「茶道」太過嚴謹、太具宗教性,與台灣茶文化之日常與隨興的特色不相容。有說:「茶是飯後餘事,謂之藝猶可,若謂之『道』則遠矣」。茶道的英文名稱tea ceremony(「茶的儀式」),清楚標示著日本茶道的嚴肅、正式性;或說,它屬非常。

 

在展場中入口處左側呈現兩個不同風格的茶空間。一個80年代風格的茶藝空間,中式的風格,老窗、燈籠、老式桌椅,代表著當年茶藝館的景象,因為80年代的茶藝館於臺灣茶藝的發展史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相對照的,是極簡、夾雜日式情調之當代茶空間,褟褟米、低桌,請大家脫下鞋子,暫時放下雜務,放鬆片刻,享受臺灣茶藝的氣息。

 

80年代茶藝館

台灣第一個茶藝館「中國功夫茶館」於1975年成立,1980年台北市共有8家茶館,至今尚存的紫藤廬是其中之一。第一代茶藝館的老闆們也是台灣第一代的茶人,至今仍有多位活躍於茶界。他們成立聯合會,以擺脫茶館被歸類為特種行業的問題,並成立茶藝團體,舉辦泡茶比賽,推廣工夫茶茶藝,以展現茶藝館乃正派經營的地方。這些茶藝館老闆們也呼應政府因應文化大革命而推動的「復興中華文化運動」,強調茶藝館的營業目的乃在於恢復傳統文化。也因此,「中式」是80年代茶藝館佈置的主要風格,常見庭園格局及燈籠、雕花窗櫺或門板等裝飾。

 

當代茶空間

台灣城市裡難有專屬茶室,多於居家、茶店一隅佈置成喝茶的地方,而有「茶空間」的現代詞;有些新式茶店乾脆以「茶空間」稱之。台灣無類似日本抹茶道制式之茶室設計,亦未繼承中國茶館的格局。茶空間的配置呈現台灣多元的面向,茶桌可高、可低,也可席地;可設於房間一隅,也可特別設計茶室。最常見的是簡約的風格,亦常融入隱微之現代日式情調,和80年代較為繁複的中式風格頗有分別。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台灣茶藝的發展

  • 80年代茶藝館空間

  • 80年代茶藝館空間

  • 當代茶空間

瞭解好茶

好茶來自優良的茶園管理、師傅的製茶技術及時空的配合。

台灣最主要生產文山包種、凍頂烏龍或高山茶等部分發酵茶,製作過程仰賴師傅經驗性的工藝。

這些不同風味的茶,乃是經由茶葉發酵度的精準控制及各階段工序的掌握而來。

適度成熟的茶菁、充足的陽光、適當的溫濕度是製作出好茶的條件。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瞭解好茶

  • 盧德真 攝

  • 包種茶經

泡出好茶

泡茶就是把水加入茶葉中泡出味道享用,不過這個表面上顯得簡單的小事,卻有許多可以講究之處。

如何泡出好茶給自己、給親友喝,還真需要一點功夫。

 

工夫茶/老人茶

台灣俗稱的老人茶可追溯到廣東潮州的工夫茶,數百年來,潮州、閩南人就以這套茶具泡烏龍茶類的部分發酵茶。部分發酵茶可承受高溫浸泡,用小壺泡出濃郁的茶湯,以小杯、多巡的方式品茶。負責司茶的主人備茶、煮水、燙杯、泡茶、分茶。主人泡茶,與茶客喝茶聊天。以工夫茶泡大家熟悉的凍頂烏龍茶及高山茶,最能呈現它們的特色。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泡工夫茶要哪些功夫?

 

工夫茶具

最常見就是一個大碗,俗稱茶船或壺承,內置茶壺(沖罐)和三、四個薄胎小杯。講究點,可用風爐起個炭火燒水,用砂銚煮水。宜興的朱泥壺是許多茶人的首選,潮汕地區的汕頭壺也非常適合,閩南地區也流行用蓋碗泡茶。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工夫茶具

 

茶壺

茶壺會因為不同材質、造型、厚薄、壺身泥料配方與燒結方式等因素,影響茶湯風味。上述因素也因為常常在每個時代都有所差異,因此成為識別製作年代的佐證。在台灣茶藝發展中,一直不乏探索「壺」與「茶」之間搭配結果的論述,可供愛好者參考。不過愛茶人也不妨經由自身多方地實驗,進而積累出屬於自己的獨特茶藝風格。(黃權豪撰)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茶壺

 

日本茶道具

台灣在2000年後進口了許多日本茶道具,最常見者有杯托、茶壺(白瓷、銀壺、萩燒壺、俱輪珠紫砂壺)、煎茶盤、竹簾、火鉢等。日本的茶道具中有許多為「唐物」(從中國進口的器物),一些器物或樣式在日本煎茶道廣泛使用。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日本茶道具

 

燒水壺(陶壺、銀壺、鐵壺)

喝茶講究水外,也講究燒水器。陶壺最普遍,近年進口許多日本的鐵壺及銀壺,一般認為,銀壺燒出的水較鮮活,適合沖泡清香類的茶;鐵壺燒出的水較甜,適合泡老茶。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燒水壺

 

風爐、火鉢、碳

不論炭火是否讓水更好喝,濕冷的臺灣冬天家裡起個小炭火頓時讓人溫暖舒適,也讓喝茶更顯情調。以紮實的材質燒製的炭品質較好,除了耐燒、續航力較高外,也較不會爆出火花。潮州工夫茶傳統用橄欖炭;臺灣人常選用本地的龍眼炭或日本的備長炭。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風爐、火鉢、碳

  • 工夫茶具

  • 茶壺

  • 日本茶道具

  • 燒水壺 盧德真 攝

  • 風爐、火鉢、碳

品好茶

雖然感官是主觀的,每個人有不同的感受,也各有偏好,不過在好喝、不好喝之間,每個人描述與判斷品質的依據──如香味(從清香/熟香及茶乾香/茶湯香/杯底香的基本分類,到「蘭花香」、「甘蔗香」、「桂花香」、「炭焙香」、「品種香」等細微的分類)、水性(如「滑」、「澀」)、「回甘」、「火味」、「雜味」等等,也容許愛茶人可以討論一泡茶的品質。茶葉比賽也因而可以於上述這些大家頗有共識的依據上,建立出一套具有公信力之感官品評的標準,超越個人感受的主觀與偏好,來挑選好茶。 近年茶葉改良場也力推「風味輪」,期望針對茶風味更精細的分類,推廣品茶的功力與樂趣。茶的科學也開始於坊間備受重視,除了多本討論茶葉化學的書出版,說明茶之風味的組成,這些知識也為茶藝老師運用在品茶的教學上。

 

鑑定杯品茶

鑑定杯標準化泡茶/品茶程序,是台灣茶葉比賽使用的制式配備。許多茶師傅、茶商及消費者也喜歡用這種標準化的方式試茶。一般用3克茶葉,加入滾燙的水後浸泡5分鐘(如文山包種)或6分鐘(如凍頂式烏龍茶),時間到倒入同樣白磁製作的杯子裡,就可以試飲了。茶葉在鑑定杯裡深度浸泡,優缺點都將顯現出來。

台灣各具代表性的風味:

文山包種、梨山高山茶、阿里山金萱、阿里山紅茶(小葉種)、焙火烏龍、鐵觀音

 

  • 鑑定杯品茶

雙杯品茗

雙杯品茗的起源雖有不同說法,不過咸信為台灣茶界於1980年代初期所創,大約與高山茶開始流行的時期相同。一般高杯聞香、矮杯入口,高山茶的清香風味於聞香杯中清楚凝聚,雙杯品茗也隨著高山茶的風潮而普及全台。雙杯的出現標示了台灣品茗一個重要的里程碑,茶香的欣賞備受重視。也因為雙杯可說是台灣品茗的特色,近年泡茶比賽也強調雙杯的使用。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品好茶

生活美學

品茗自古以來即被視為飯後餘事,茶席、茶空間的佈置,是茶藝發展帶給台灣社會的個人生活美學。暫時撇開雜務,關上電視,放下手機,燒水泡茶,品茶閒聊,若成例行公事,平日家庭社交儀式,還真給人安身之感。若能夠講究些,安排個專屬空間,即便一張小几亦可;選好茶具,擺出茶席,告訴自己、家人,茶在自家生活佔有一席之地。再講究些,請點泉水,冬天起個炭火,細聽燒水吱吱聲響,泡出好茶湯,又是另番境界。

 

茶具的選用與配置,除了方便泡出好茶,也注重美學的展現,以各種主題創造個人品茗的意境,節氣、節慶或個人風格都是好選擇。茶席設置創造品茗的意境,也提供我們展現個人生活創意的機會。台灣現代茶席常呈現混搭的風格,傳統、現代、台灣鄉土、日式茶道具及各種不相干的素材,如壁紙、磁磚、竹簾、蠟染布,都被融入。

 

在家中找個角落,擺個茶席,讓自己坐定,靜下心來泡壺茶,與家人共享;或泡風味各有特色的茶,招待親疏遠近、懂茶程度各異的親友;用可愛、素雅、有氣勢的植栽裝飾不同的場合,創造一點令人驚艷或會心微笑的效果。這些,說來其實和吃飯、穿衣、聽音樂的「玩物」一樣,哪天大家習慣了,就不再以玩物稱之。玩物不只好玩,亦不喪志,是日常生活美學。



陸羽《茶經》裡「茶之為用,味至寒,為飲最宜精行儉德之人」,常被用來指述中國文化從唐代以來即有「茶之道」;台灣喜歡日本茶道蘊含之哲思,也常賦予「玩茶」正面的意義;「禪茶一味」、「一期一會」也成為流行口號。玩茶真可得道?陸羽沒有明說,不過儒家還真有答案。「灑掃應對」雖基本,藉由每日身體力行,可內化背後蘊含之溫良恭儉讓的深意;以茶席展現心意,注意置茶量、水溫、注水、出湯各環節,動作細膩不粗魯,細心關照客人,不也具有同樣意義?

 

在此次展覽中呈現了兩個茶席,茶席1以當代茶席較少使用的多元複合媒材,搭配自製茶器,以荷塘元素探索時間(夏日)、場域(九份老街的木門、紗窗)與茶藝的交融與覺受,藉以傳達我們所欲分享的茶事意境。九份看似無盡的朦朧巷弄,在歲月間蓊張如荷葉,偶然自茶店飄出的茶香,像一束束照入老街的夏日清光,一再勾勒出山城清麗似茶的歲月容顏。(作者:吉村綠、紀念琪)。茶席2呈現簡單的兩人茶席,一小桌,一張竹簾、一壺、兩杯,或許再擺個電壺,就可以很舒服的泡茶了。若為愛茶成癡之人,出外旅遊也少不了喝茶,想當然爾,帶著茶具同行是必須的,因此這次的展覽中也展示著旅行茶具組讓遊客欣賞。

 

延伸閱讀:開放博物館展覽專頁-生活美學

 

  • 茶席1 盧德真 攝

  • 茶席1 盧德真 攝

  • 茶席1 盧德真 攝

  • 茶席1 盧德真 攝

  • 茶席2 盧德真 攝

推薦閱讀
【芳春展】門庭若市|建築修復展
【王家生活展】
【刻在揀梗間裡的歷史記憶】|關於撿梗機的二三事
新芳春茶行4月角落展
【窗櫺風景:新芳春之窗】
【刻在揀梗間裡的歷史記憶】|關於斗篩機的二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