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春建築
一、【第一進正立面】店招字體

從五○年代留下的歷史照片可見,「新芳春行」門面招牌的「行」字就已經佚失。幸好在牆上還依稀可找出黏著劑與砂漿殘存的字體輪廓,因此修復時可以描出字形;至於字體材質,主要參考其他字體面磚,請工作室進行仿作。

為讓仿作盡可能接近原樣,修復師先以色卡,挑出與其他字體最相近的色調,再請工作室試燒。接著,修復師從數塊試燒的方形面磚中,挑出顏色最相近者,由泥作師傅切割、拼接、打磨字形;再來,以水泥砂漿塑出具有厚度的立體字形,最後將切割好的字體面磚貼上。由於工序繁複,看來簡單一個「行」字,耗時一個月以上。

至於店招其他字體,有些邊緣帶著些微剝落,便以砂漿進行補強;另外,字體表面也以藥劑進行清洗,讓新芳春重新擦亮往昔的金字招牌。

二、【第一進正立面】騎樓牆體

店招下方的一樓騎樓,可說是新芳春外貌改變最大的一個區域。在茶葉外銷走向衰微後,為了出租店面,屋主將騎樓牆面重新改建;除把原先牆面與窗戶敲掉,改成鐵捲門;原先出入的大門地不復見。因此在維修展開時,憑著僅存下來的兩張五O年代照片,加上現場遺跡判讀,修復小組完成了復原古蹟原貌的任務。

幸運的是,屋主由於惜物,改建時將大門與窗框原件全都完整保留下來,才讓今日的修復工程,能將最原始的構建物歸原處。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昔日牆面已整面拆除,因此重建時的黃色面磚,是經比對騎樓尚存的廊柱面磚進行重燒;它「復刻」的困難度,在於磚面細膩的紋路與斑點,不容易仿作。

因此你在欣賞這處修復亮點時,可將牆面與騎樓廊柱兩相對照,自可窺出材質新舊細微對比。

三、【第一、二進】各層門片

新芳春修復案的細緻,不只表現在規模較大的泥作、木作等工程,小如彩繪修復,更是展現出這件修復案對細節的苛求。

讓我們將目光由騎樓移至大門,門上聯對:「芳尋顧渚」、「春採蒙山」,雖然一邊各只有四字,卻讓修復師琢磨了許久。從這裡,我們可看出新芳春茶行有個特色,那就是屋內每扇門板,不論書寫的聯對為何,一定都以「芳」跟「春」兩字開頭,諸如「芳流百世」、「春山滿一堂」等,與商號遙遙呼應。

而這些不同的聯對,更有趣的又是多半圍繞著「茶」的意涵衍生,緊扣新芳春賴以發跡的本業;像是正門聯對中,「顧渚」與「蒙山」,便分別是大陸浙江、四川有名的產茶地,隱含了茶行與茶鄉的淵源。遠遠看去,門板上似乎都是楷書字體,但是仔細觀察,每一扇門的「芳」與「春」,都還是有細微變化,可以看出書寫者的用心。一樓正門門板,在聯對四個邊角,還以金色勾勒出蝴蝶飛舞圖形,這是因為「蝶」與「瓞」同音,因此寄寓瓜瓞綿綿,祝願子孫昌盛、興旺發達的吉祥之意。

四、【第一進正立面】泥塑雕飾托座

將視覺焦點拉回到正立面,你會發現,如果從歷史照片比對,新芳春經過七十多年風霜,其實已變得相當汙黑,原因除了空氣汙染,最主要是建材在雨水作用下,產生了碳化物沉積。在修復師細心清洗下,整修完成的新芳春,重新回復自然的光彩。抬頭一看,式樣精美的「托座」,正為建築立面增添洋樓的優雅風範。

所謂「托座」,是指西洋式樣的裝飾細部,位置就在雨遮下方。在修復過程中發現,由於原建築物滲水現象嚴重,因此已有好幾件托座剝落。修復師先將受損托座拆下,再臨摹完整的托座進行仿作,同時也為未剝落的托座進行表層碳化物洗除,並埋設鐵件加固。

別看托座個頭不算大,其實仿作過程也不輕鬆,完全得以純手工製作。修復師以鐵絲、水泥砂漿「無中生有」,捏出原本的托座造型,最後再以與原件色調相仿的洗石子,作出唯妙唯肖的仿作。

五、【第一進正立面】女兒牆泥塑雕飾

將目光往建築物上方望去,頂層「女兒牆」的雕飾,也很有可觀之處。所謂的「女兒牆」,其實就是房屋外牆高出屋面的矮牆,常見於明清古建築物中。從新芳春立面的女兒牆,可欣賞到寶劍造型的漂亮泥塑雕飾;在復原過程中,修復師要一遍遍臨摹原件的造型,才能抓住寶劍的優美線條曲線,並將仿作顏色調整至最接近原件,同樣是費工費時的任務。

六、【第一進正立面】三樓公媽廳陽台白灰天花板

在整個立面當中,最搶眼的目光焦點,莫過於三樓公媽廳這處氣派十足的陽台。不過它雖然氣派,但由於屋頂平台漏水,終於也不敵水氣侵害,需要大幅整修。為了重現陽台精美無比的洋式天花板裝飾,修復師首先花了一個月時間刮除數層油漆,再進行修復工作。

這處天花板之所以需要先去漆,是由於早期台灣建築牆面粉刷,所採用的並不是水泥,而是「白灰」。台灣民間常以產自台南關子嶺的生石灰製作白灰,經過漫長的「養灰」過程,讓生石灰經過與水、麻絨的均勻拌合,產生化學作用,而且通常得歷經至少兩個月以上,才能用作粉刷壁面的材料,塗抹後比較不會有龜裂發生。

這種「養灰」過程,短則數周,長則數月;從這個小細節,就可窺見古蹟修復的費時與不易。

此處日治時期的西洋燈座與飾帶,在修復時都小心翼翼拆下,再進行復原。由於西洋飾帶數量繁多,因此修復師為求精準,先以矽膠製作模具,再用白灰灌模方式製作飾帶零件,經過仿作與拼組,恢復原先洋樓的典雅風範。

七、【第一進屋頂】天井洗石子欄杆

新芳春修復案最大的挑戰,就是處理滲水問題;滲漏除了造成立面多處剝落,也讓屋頂的花瓶造型欄杆產生破損。

這些欄杆之所以塑成「瓶」形,意在取「平安」的諧音寓意。這部分的修復挑戰在於,由於雨水長年滲入,瓶形欄杆內藏鋼筋產生爆裂,讓欄杆變得殘破不全,只得用人工重新仿作。這部分的修復材料,諸如水泥砂漿、洗石子等,都與前述的立面托座相仿,不過差別在於,每隻瓶形欄杆内,都有鋼筋條貫穿,在重新安裝時,從扶手頂端跟底部切槽分别植入欄杆,再以砂漿與洗石子修補接縫。

你可以在此處的修復成果發現,昔日的洗石子,多半採用宜蘭石,石頭顆粒比較圓潤。現代的洗石子,比較有稜有角,顯現出今昔材質的流變;但在修復師的巧手下,修復后的瓶形欄杆色調、造型已相當接近原件,只有湊近細看,才能窺出新舊差別。

八、【第一進內部】一樓樓梯洗石子台度

所謂「台度」(Dado),也就是「牆裙」。老房子的牆面,常常可見由地面往上延伸一定高度的裝飾面層,具有保護牆體灰泥結構和防水裝飾作用。新芳春樓梯間原本的六角形洗石子台度,在修復前已呈現空心隆起、破裂狀況,因此修復師將牆面細心編碼,仔細敲下拆解;接著為牆面進行補強,再逐一將洗石子牆板貼回。由於這一整面台度幾乎都以原件拼回,你可以看出保存的完整與用心。

九、【第二進內部】一樓城牆石牆面

從第一進跨到第二進,新芳春一樓左側空間,有兩處隔間,底下還有抬升的木地板。當年,這是茶行暫存茶葉之處,地板上會撲有鐵板,這是因為此處常常存放第三進的焙籠間處理過的茶葉;為了阻隔熱氣、防止潮濕,遂鋪上鐵板已當作絕緣材料。

這處修復亮點的特色在於:兩座隔間後方的牆面。如果考據台北建城歷史,就會發現台北城城門底座採用材料為觀音石,至於城牆則為唭哩岸石。由於清代以降,台北一帶的傳統街屋常使用唭哩岸石作為牆面結構,這種石材亦被稱為「城牆石」。從新芳春這堵牆下方,你可以看出「丁順砌」的獨特工法,當時清末石牆,亦多是這種砌法,因此我們可大膽推估,新芳春建成前,這道牆也許便已存在。

十、【第一進屋頂】中脊主樑彩繪

不論是廟宇、宮廟或民宅,每幢老建築中,主樑都扮演重要的角色。由於新芳春原建物滲水嚴重,公媽廳天花板上方主樑已有蛀蝕情況,因次在重修訂製尺寸相仿的木圓桁取代,並依原貌進行彩繪復原。

這支主樑現被移至新芳春第二進閣樓空間,你可以好好欣賞一下主樑中央的太極圖案。在中國傳統民俗中,太極具有驅魔避邪的神秘力量,所以在大樑中間安上太極,不但可穩定屋與安全,更可遂祟鎮邪。至於兩邊同樣精美的裝飾性花紋圖案,則帶有惜福、吉祥、平安的寓意。

十一、【第二進背立面】牆體修復

欣賞完第一進、第二進的修復亮點,進到第三進空間,又是另一番高潮迭起。在踏入第三進製茶工作區之前,回頭瞧瞧第二進背立面吧!這是修復工程中,讓修復小組花費最多時間、也讓他們最緊張的一個部分!

在修復工作展開前,這背立面已經出現一道大裂痕,從屋頂一路像刀疤一樣延伸至二樓、三樓,形成牆面嚴重破損。這些裂縫不但寬度高達五公分之譜,還從縫隙長出植物來。根據修復小組推測,會造成這麼嚴重的破損,可能是新芳春鄰近淡水河,地下水位頗高,讓地底呈現掏空的現象,因此整個背立面產生沉陷後,牆面亦隨之出現扯斷現象。

在展開大規模維修前,屋主曾使用發泡劑進行簡易填塞,不過無法達到治本的作用,屋內滲水後連帶造成室內樓板破損。這處亮點在維修上的困難,主要是因為立面樓高三層,而牆面具有承重功能,因此每一層修復時,都要兼顧載重考量。也因如此,施工前必須得離開確定地基穩固,先進行「透地雷掃描」,請來專業安全觀測公司確認基礎土壤狀況,再針對掏空部分進行低溫灌漿補強……這些繁複工序,使得維修工作必須延續至三個月以上。

※在欣賞新芳春牆面修復時,還有個小細節可以注意,那就是日治時期標準磚的出現,見證台灣建材邁向現代化的進程。紅磚出現標準化、規格化的發展,在殖民政府的推動下,由窯場燒出紅磚尺寸,均為23╳11╳6公分。
而且有意思的是,在日治時期建築常見兩種紅磚品牌,一是TR磚(Taiwan Renga,由台灣煉瓦株式會社製造),另一為S磚(Samuel & Samuel Company,英商撒木耳煉瓦會社/公司);在新芳春修復案,可以同時看到這兩種磚材的商標,出現在紅磚牆上,不過數量上以TR磚居多,S磚次之。

 

十二、【第三進正背立面】竹節落水管

新芳春的排水管,大多暗藏在柱體或牆體中;只有在天井,比較容易看到外露的排水管,尤其第三進立面,你可以親炙造型獨特的「竹節」落水管!這種外貌典雅的落水管,其實在大稻埕的老房子中並不罕見,但論姿態與造型,可說是各擅勝場,巧妙各有不同。而且有意思的是,從民俗上來看,竹節落水管還不能隨便施作,竹節總段數一定要採「單數」,才有「節節高昇」的吉祥寓意。

在新芳春第三進的竹節落水管,材質原本是陶,將竹節做成漏斗形後,一節節接套起來,再用灰漿黏合;不過它的外型雖美,缺點卻是只要遇到地震,就很容易裂開。因此在修復時,修復師除了回復竹節陶管的古樸外形,內裡也加入不易鏽蝕破損的PVC管,以兼顧實用與耐用性。

修復師在進行復原時很用心,還上網參考各式油畫作品,找出線條最優美的竹節構造進行仿作;他們重現造型自然流暢的竹節落水管,甚至比原作更精緻、更講究。

十三、【第三進焙籠間】石作門楣

進到第三進焙籠間,你會看到兩隻以竹片編織而成的焙籠,還兀自散發著昔日茶香歲月的光彩。它們是往昔用來烘焙茶葉的工具,茶廠將茶葉鋪平於焙籠之上,利用焙籠坑內炭火的熱氣薰烤,達到烘焙效果。

在這個茶廠工作空間中,你會看到入口的門楣為了承重,採用唭哩岸石;它是一種石英砂岩,盛產於北投、內湖一帶,取得容易,但缺點就是比較脆弱、容易風化。

在修復工作展開前與牆體出現斷裂。為了進行修復,修復師得將門楣解體,在斷裂面進行不鏽鋼棒的「植筋」工序,再將石材密合相接,才恢復了這處門楣的舊貌。

十四、【第三進焙籠間】焙籠坑

進到焙籠坑,你還會看到地上整齊排列的「焙籠坑」!所謂「焙籠坑」,是指挖入地下之圓形凹槽,昔時採茶工人將焙龍置於焙籠坑的炭火上,進行焙茶作業,這也是早期福建安溪人普遍採用之烘茶手法。新芳春茶行第三進焙籠間在修復前已整個陷入荒廢,除了屋頂塌陷、牆體斷裂,昔日焙籠坑亦被荒煙蔓草湮沒,甚至還長出樹叢雜草,將焙籠坑的泥作結構撐破。

 數一數,眼前這處焙籠間共有59座焙籠坑;但是根據推測,新芳春全盛時期,焙籠坑數量超過百座以上,可以想見當時茶貿易規模的龐大。此處的修復工作,除了先將雜草全部清除,也以TR磚破損的焙籠坑,再將發黑的坑體進行完整清洗,回復昔日紅磚構造的外觀。

十五、【第三進焙籠間】背立面牆體重組

以施工繁複度來說,這堵藏在新芳春深處、常被人忽略的屋牆,竟然是本次修復案第二困難施工點!

由於這道厚牆在長期荒廢下與一株雀榕產生交纏共生,因此牆體產生嚴重傾斜。在修復工程展開前,修復小組曾考慮以扶正、重組或其他方式進行修復,最後權衡輕重,決定以拆掉「重組」的方式來修復。

為了重組這道牆,首先得進行測繪與解體調查工作,將牆面原貌記錄下來。接著,將牆面由頂部依序拆解至原有基礎,重新施作地基,再整理選出狀況較佳的原TR磚作為清水磚牆之立面,將狀況次佳的清水磚牆砌在室內粉刷牆側。這些珍貴的清水磚,每塊均以手工去除舊有砂漿等黏著層,以便能在屋牆重砌時被重新回收利用,因此每塊紅磚的重生,可說是得來全是功夫!

 

 

本網頁相關文字由興富發團隊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