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藝術37
人物專訪86
點讀華山351
Jul 08, 2020
用親子劇撐出對話的空間|給孩子一個夢!讓戲劇的藝術種子生根發芽
表演藝術37
人物專訪86
點讀華山351
Jul 08, 2020

 

一個好看的表演,可以讓人的心靈回味無窮,而一個好的故事,可以活在每個人心中一輩子。如果兒童劇團今年邁入20週年,精彩作品絕大多數出自劇團創作暨教學總監徐琬瑩;同樣致力於親子劇推廣的O劇團,則在藝術總監陳威宇帶領下,走出獨特美學風格。從「大人也該看的兒童劇」角度出發,為親子創造更多對話的過程。

徐琬瑩認為孩子最直接的熱情反應,永遠是兒童劇很棒的回饋,而陳威宇也希望可以藉由親子劇,在孩童的心中埋下藝術的種子。

江湖傳言,「可以做兒童劇的人,絕對可以做成人劇;但是做成人劇的人,未必做得了兒童劇。」和如果兒童劇團創作暨教學總監徐琬瑩、O劇團藝術總監陳威宇(阿肥導演)分享這一席話,他們點頭如搗蒜。

 

非兒童限定 看戲是大人小孩一起的事

深耕劇場多年、身懷「劇場魂」的徐琬瑩,當年念的是台北藝術大學戲劇系,原本打算一生都要奉獻給所謂的「經典」劇作,卻因為進了東密西根大學(Ea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的兒童及青少年劇場研究所就讀,讓她的表演人生轉了彎。徐琬瑩笑說當時的打算是先到了美國,再找機會轉往其他學校的表演研究所,沒想到看了學校的劇場戲,讓她對兒童劇大為改觀,「我一看下巴就掉下來,這竟然是兒童劇?怎麼可能演得這麼好?當下把那些要跟教授說想轉學的話全吞了,就決定要念下去。」

《豬探長秘密檔案》系列為如果兒童劇團原創開發的益智兒童劇,結合推理、懸疑、科學等元素,每每演出總能燃起大小朋友抽絲剝繭、解謎破案的偵探魂。

徐琬瑩不諱言,在此之前她對台灣兒童劇印象極差,粗糙簡陋的說唱舞台、制式生硬的問答互動,媽媽們隔著座位大聊股票,前後排的孩子拿起玩具打鬧,對比她在美國所見,感受天差地遠。「要是國外的兒童劇可以做成這樣,表示我們台灣兒童劇是跟不上時代的。」她下定決心回台灣要做兒童劇場,甚至畢業後毅然決然放棄了在國際間發展的各項夢幻工作邀約,就為了這個再堅定不過的信念:「我們的孩子是值得、也應該要看到有世界水準的兒童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世界上所有小孩的感情,也都是人類的感情,不會因為他們比較小,感情就比較少。

所以大人小孩來看戲,都是一樣的衝擊,一樣的感動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別於徐琬瑩的科班出身,陳威宇是典型的半路出家,對談一開始,徐琬瑩頻頻催促他,「你先告訴大家你讀什麼科系。」他一本正經一字一字清楚朗讀出來:「我是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果然反差十足戲劇化。因為喜歡表演,大二那年陳威宇跑去考劇團演員,一腳踏進劇場。當時許多劇場前輩不約而同灌輸他要去看「如果」的戲,這也成了陳威宇認識親子劇的啟蒙,「如果兒童劇團(後稱如果)給了我一個很重要的觀念:親子劇不是只給小孩看的,是大人、小孩可以一起看的。」

 

從內容出發 用新的詮釋方式傳遞訊息

「我們老闆(註:如果兒童劇團團長趙自強)為什麼想做兒童劇?因為有太多東西可以玩了!」徐琬瑩笑稱若是攤開全世界的成人劇劇本,不外乎政治、人生,討論最多的大概就是愛情了。正因為議題偏向寫實,讓成人劇有了諸多限制,不若兒童劇可以天馬行空地讓想像奔馳。陳威宇也深表認同,「只要你找到一個好的詮釋方式,兒童劇就是什麼事情都可以發生。」

O劇團的《歡迎光臨北極星大飯店》劇中因耶誕老人與兒子吵架,導致一長串的禮物清單尚未準備就緒,從拯救耶誕大作戰延伸兩代隔閡與接班等問題。

徐琬瑩表示,每一次設定兒童劇的主題,自然希望可以傳遞一些訊息給觀眾,所以他們在戲裡頭討論校園毒品問題,也告訴孩子看事情不能只看一面、應該如何分辨真偽,「小孩應該從裡面看到什麼、家長看什麼,我們想辦法把這些兜進故事裡面。也希望小朋友看完後,會知道在他的人生裡面遇到這些事情的時候,可以怎麼辦。」如果從2002年首演至今加演超過50場的歌舞劇《流浪狗之歌》系列,從小朋友最愛的狗狗身上帶出生離死別的生命議題,讓觀眾學習對生命的尊重,「世界上所有小孩的感情,也都是人類的感情,不會因為他們比較小,感情就比較少。所以大人小孩來看戲,都是一樣的衝擊,一樣的感動。」

「美國的社會背景是五對夫妻裡頭就有三對離婚,離婚的父母帶著兒女再另組新家庭,成員很複雜。我在美國藝術節導過一齣戲,就是在講stepmother(繼母)如何跟小孩交心。」徐琬瑩觀察到,繼母為什麼難為?明明她也想好好愛新丈夫的小孩,但是孩子不相信,「因為所有的童話故事裡面,都把繼母寫成壞蛋。」有個學校老師看完戲,特別找到徐琬瑩直說也是繼母身分的自己有多感動,徐琬瑩建議她何不試試帶著兒子一起來看。事後收到老師寄來的謝卡才知道,演完當下,原本完全不接受繼母的兩兄弟竟對著新媽媽說:「我們一起回家吧。」一齣兒童劇,家長和孩子都受惠,人生如戲,戲外也有Happy Ending。

 

幫孩子發聲 那些對父母說不出口的話

淺白直接的表達方式,是兩人共同的大忌。徐琬瑩就曾看過演員拿著巨型香菸道具出場,一邊揮舞,一邊要台下觀眾配合互動跟著喊「NoNoNo」,看得她直搖頭。陳威宇補充說好的戲劇應該用引導的方式,把想像空間留給觀眾,「這個戲的深度才會變得厚實。」

如果兒童劇團的《林旺爺爺說故事》,以林旺和馬蘭為故事背景,舞台更是360度的圓形舞台,與小朋友近距離接觸並重溫林旺的一生。

如何讓觀眾自然投入?徐琬瑩舉如果2005年首創的兒童推理歌舞劇《豬探長秘密檔案》系列為例,「我很喜歡偵探劇,一直很想做。」要推理出案子是怎麼破的,得解釋一大串,索性編成歌舞劇,有歌舞、有漂亮畫面,絕不冷場。有天她靈光一閃告訴團長趙自強,「中場休息的時候,我要讓觀眾猜兇手!」徐琬瑩笑說自己最喜歡偷偷觀察現場,「爸爸叫一票小孩排排坐,聽他分析,等最後爸爸一聲令下去投票,我就在旁邊看到小孩選的都跟爸爸說的完全不一樣。」她想破頭在劇情裡頭埋線索,家長跟孩子都看得入迷,還曾有小小戲迷跟她分享「要反覆看3遍才能抓出關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怎麼對待這些孩子,他們就會長成怎樣的大人;

現在給他們看怎樣的戲,他們以後就會去看怎樣的作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對徐琬瑩來說,孩子最直接的熱情反應,永遠是兒童劇很棒的回饋,「有時候台上的角色遇到困難,小朋友在台下大喊加油,我自己都會默默掉眼淚,因為他們真的看進去了。」陳威宇則說自己做兒童劇的企圖有一半是「瞄準」家長,他觀察到現代父母跟孩子的溝通或情感表達仍有距離,「透過作品,我們是在幫小朋友說話給爸媽聽。」

O劇團每齣戲幾乎都有大人、小孩的角色,希望各年齡層的觀眾都能將自己投射進去。《歡迎光臨北極星大飯店》用耶誕老公公年紀大了、要找兒子「接班」的故事,探討兩代之間的隔閡、如何修復親子關係。父母不知道怎麼開口跟孩子說的生命議題,他用《再見,茉莉,花》教每個人練習說再見,「我覺得好的兒童劇,是爸爸媽媽看完回去會跟小朋友討論,產生交流,這點非常重要。」

《再見,茉莉,花》溫馨講述死亡課題,O劇團更打造多媒體音樂劇,不只能看見精彩特效與配樂,席間更有淡淡的茉莉花香撲鼻而來。

陳威宇指出,戲劇的聲光效果不會因為成人劇或兒童劇而有所區隔,還是回歸作品本身要呈現的質感,甚至為了吸引孩子目光,從燈光、音樂到舞台,兒童劇的強度更高,「要建立很多奇幻空間,需要從視覺、聽覺層層堆疊起來。」就像他形容O劇團的戲一向是「音樂很滿」,為的是讓觀眾在音樂中看到畫面、在畫面中聽到音樂,能激發出更多的想像。

 

讓藝術扎根 進劇場成為生活裡的日常

「小時候不看戲,長大你是不會進劇場的,沒有經歷這段養成的過程,你一輩子都不會想看戲。」徐琬瑩說起自己在銀行發生的親身經歷,「行員閒聊問我是做什麼的,我說劇場,他滿頭問號。幾秒鐘後反應過來,回說就是電視上那種對吧?你們真的好辛苦。」她無奈道:「他以為我的工作是拍戲。」一段簡短的對話,反應出劇場在整體社會環境中仍只是小眾。「到現在還是有人覺得兒童劇就是幼稚,甚至也有很多人覺得表演藝術不應該付費欣賞。」徐琬瑩認為,既然不可能教育到所有人,唯有讓藝術從小扎根,才有機會扭轉大眾觀念,「這就是為什麼當年我一定要回來台灣做兒童劇。從小感受,藝術、美學才能變成生活的一部分,這是兒童劇存在的必要性。」

O劇團藝術總監陳威宇與如果兒童劇團創作暨教學總監徐琬瑩都希望可以透過親子劇的創作,拉進無數孩子與家長之間心的距離。

學生時期被逼著讀書,陳威宇發現自己做兒童劇,某種程度也是想填補童年。「我們怎麼對待這些孩子,他們就會長成怎樣的大人;現在給他們看怎樣的戲,他們以後就會去看怎樣的作品。」他感性道。「兒童劇很難耶,所以我才說琬瑩老師是我的偶像!」為什麼反覆強調做兒童劇的人很偉大?他認為有些大家平時不容易接觸到的訊息,能透過兒童劇讓更多人看見,「這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或是做得到的事。」他戲劇化地高八度音喊:「不要瞧不起兒童劇!」徐琬瑩笑著附和說這可以做為整場對談很好的結尾。

四下俱寂的劇場裡,音樂頓時響起,90分鐘的舞台劇時間,有歡笑,有淚水,在大小朋友心裡埋下小小的種籽,都能成為人生課題的養分。

回文
留言區
推薦閱讀
專欄觀點
點讀華山
【觀點X游智維】「臺灣勇氣之都,甲仙」
專欄觀點
點讀華山
【觀點X張凱童】文博會中的角色IP定位?
人物專訪
點讀華山
啟動AI新世代,資訊安全須加速Upgrade!
點讀插畫
人物專訪
點讀華山
森林系美少女插畫家Shin shin的歡樂動植物星球!
點讀插畫
人物專訪
點讀華山
Sarri說她愛你,更愛這個由「愛」所包圍的世界
華山會客室
點讀華山
李乾朗x王榮文|永遠長青的古蹟生命 | 華山會客室